人类基因的民法保护
伴随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生物工程的加速崛起,“基因”已逐渐成为人们眼前耳畔出现频率愈来愈高的词汇。<br>  按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间辨证互动关系的经典表述,科学发现的诞生和发展都会或多或少触动并引发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变化,基因及基因科技也不例外。<br>  所谓基因就是具有遗传效应的最小DNA片断,是生物体遗传的基本单位。基因的发现让人类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无限可能性,而基因科技不仅引发了生物学、医学、药学、心理学、农业、环保、化工及社会学、伦理学、法学等学科的巨大震动,其在农业和医药方面的快...
伴随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生物工程的加速崛起,“基因”已逐渐成为人们眼前耳畔出现频率愈来愈高的词汇。
  按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间辨证互动关系的经典表述,科学发现的诞生和发展都会或多或少触动并引发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变化,基因及基因科技也不例外。
  所谓基因就是具有遗传效应的最小DNA片断,是生物体遗传的基本单位。基因的发现让人类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无限可能性,而基因科技不仅引发了生物学、医学、药学、心理学、农业、环保、化工及社会学、伦理学、法学等学科的巨大震动,其在农业和医药方面的快速商业化成就亦是有目共睹。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基因科技还是许给了人类一个美好未来,但同时,基因科技又是一把双刃剑,基因歧视、基因污染、克隆人等基因科技的负面影响也已初露端倪。因此如何把这一系列将对人类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社会关系纳入法治的掌控便成了当代各国法学家迫切的命题。
  而总结一下近年来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的发展,人类基因组计划和动物克隆、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成果构成了两个重要的里程碑。这些进展分别从遗传信息和细胞生物学技术层面直接渗入到了人类社会的观念、伦理和宗教等各方面,与人类的社会活动、传统思维交织在一起。
  一、由于细胞生物学知识和技术的进步,转基因动物、动物克隆以及胚胎干细胞技术的研究与实践,又引发了关于对人类尊严、生命定义等伦理基本原则甚至法律的辩论。克隆分为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对此国际社会的态度差别极大,有的主张全部禁止,有的主张只禁止生殖性克隆,但总体上都是以维护人类尊严为首要目的。对这一部分民法主要以法定调整手段为主,禁止性规范占绝大部分,并与刑法规范衔接,共同遏制、防范针对人类的生殖性克隆噩梦成真。
  二、围绕着人类基因组的研究和个体遗传信息逐渐被揭示,引发了有关人类平等、隐私权以及知识产权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伦理学及法学问题的争论。
  这一部分具体可分成两个阶段讨论:
  首先是源头保护,即基因拥有者应享有的权利和救济,涉及人格权法的相关法理与规定。因为基因最能彰显个体存在之独一无二性,含有强烈的人格因素,是以本文先立足于人格权,讨论将基因纳入隐私权保护的法理依据。在这一部分,本文首先讨论了隐私权的定义和隐私权的客体即隐私的范围,得出基因作为一种信息完全符合隐私权真实性、隐密性、人格性的特征,认定了基因纳入隐私权保护的合理性,接着又探讨了基因隐私权的侵权要件及相应民事责任。其次在携因者利用其基因隐私这种“天赋人权”的诸情形中,又以基因检测、基因治疗或基因科研关系较为特殊,本文遂转向讨论此情况下携因者的法律保护——知情权救济,由于知情权与生命伦理的联系非常密切,因此本文先引述了伦理学研究方面的相关国际观点,然后又从合同法的角度详细论述了知情权的定义、性质、各项权能、相应救济及知情同意书条款的效力问题。
  但隐私权和知情权因其自身适用条件的限制使得对基因的法律保护仍有空白。这是因为隐私权救济适用的条件是必须将个人基因隐私公之于众,即须使第三人得知。然在某些案例中,基因资料获得者得到携因者的基因隐私后,并未公开,只是分析研究,如医院在为患者进行肝功能检测后将其血样挪作基因研究而未通知患者,但最终研究人员却申请专利并进而从事商业上的开发,获利颇丰。此时,隐私权的救济就无可奈何。但知情权的适用又有其严格前提——当事人之间是医学治疗或科学实验关系。因此在完全以偷窃手段,而非医学治疗或科学实验过程中取得他人基因的情况,尤其在当事人昏迷等失去意志的情形下抽取血样、盗取器官,知情权救济亦无用武之地。
  由此本文引出了将要讨论的另一种权利类型——身体权。基因的定义揭示了基因既是一种遗传信息,又是一种生命物质,这就决定了基因物质和基因信息的密不可分性,而身体权正是通过保护物质载体的方式达到间接保护基因信息的目的。本文首先评析了身体权的定义、性质、权利内容,其次探讨了基因身体权的侵权要件及相应民事责任,并通过案例重点探讨了携因者能否对已同自己分离(如抛弃)的身体组成部分中所包含的基因信息主张身体权的情形,最终本文运用基因自身的特点和人格权法理肯定了身体权主张的合理性。这样身体权就形成了对基因保护的又一道法律屏障,从而完成了对携因者知情权、隐私权、身体权的多层次保护体系。
  其次,人类基因组研究还涉及到成果保护,即为基因科技造福于人类而贡献智慧的知识成果拥有者们所应享有的权利和救济,这一部分主要运用专利权的相关法理与规定。基因的专利保护目前受到了学者们较多的关注,但传统专利法的概念、原则和制度形成于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因而在应对“生物世纪”的新挑战时,就必须作适当修正。这种修正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基因的可专利性问题和基因专利保护中的利益分配与权衡。
  对于基因的可专利性问题,首先必须坚持的是发现不能被授予专利,否则就是对全人类共同财产的劫掠,但同时应当进一步对“劳动应得说”中的劳动标准清晰化,即在适用于基因这种特殊的天然物质时,只要通过自身创造性地劳动使经过提纯的自然物质脱离最初混沌的自然状态,并使得具体应用成为可能就可以得到专利保护;对于基因专利保护中的利益分配与权衡与以往专利权利体系中的利益分配不同的是引入了“关民共享原则”,通过专利权人应承担义务的角度进行论述,与基因检测、基因治疗和基因研究中的知情权遥相呼应。
展开
作者: 王云
学科专业: 民商法
授予学位: 硕士
学位授予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导师姓名: 姚辉
学位年度: 2003
语 种: chi
分类号: D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