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使用意愿的影响因素研究——以某大型三甲综合医院糖尿病患者为例
糖尿病及其并发症已成为21世纪全球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我国是糖尿病患病人数最多的国家,约占全球糖尿病患者总数的三分之一,更为严重的是有近三分之二的患者没有得到合理诊治,还有强大的后备军等待进入糖尿病队伍,因此糖尿病防控工作任重道远。在“互联网+”热湖的带动下,互联网行业开始与医疗服务行业结合,“糖尿病移动医疗”应运而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的发展,为全球性糖尿病防控挑战提供了突破口。美国的Welldoc作为糖尿病移动医疗的先行者已取得了巨大成功,国内以微糖、糖护士、糖医生、掌上糖医、U糖、掌控糖尿病等为主要代表的糖尿病移动医疗产...
糖尿病及其并发症已成为21世纪全球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我国是糖尿病患病人数最多的国家,约占全球糖尿病患者总数的三分之一,更为严重的是有近三分之二的患者没有得到合理诊治,还有强大的后备军等待进入糖尿病队伍,因此糖尿病防控工作任重道远。在“互联网+”热湖的带动下,互联网行业开始与医疗服务行业结合,“糖尿病移动医疗”应运而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的发展,为全球性糖尿病防控挑战提供了突破口。美国的Welldoc作为糖尿病移动医疗的先行者已取得了巨大成功,国内以微糖、糖护士、糖医生、掌上糖医、U糖、掌控糖尿病等为主要代表的糖尿病移动医疗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与传统的糖尿病管理方式相比较,糖尿病移动医疗能够对患者出院后血糖、饮食、运动等情况进行日常记录和监测,对用药情况等进行长期跟踪提醒、定期随访和个性化指导,发现异常及时干预,对帮助患者有效地进行自我管理、助力医生管理、跟踪、随访工作的开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能够实现随时随地进行医疗信息互动,拥有更好的方便性和灵活性,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糖尿病群体,潜在的服务需求巨大,未来发展前景广阔,孕育着一场移动医疗革命。糖尿病移动医疗想要得以发展,必须首先获得患者的广泛接受和使用。然而,目前大部分患者还没有完全接受、使用、甚至尚未知晓这一新型的糖尿病管理模式。近几年,国内外对于糖尿病移动医疗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糖尿病移动医疗管理平台或系统的研究设计、干预效果评价及APP分析比较等方面,很少从患者角度研究其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因此,研究糖尿病患者对于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对准确把握患者需求、更好地发挥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作用和价值、提高糖尿病患者的自我管理水平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目的:
  本研究从患者视角出发,以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为例,构建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患者使用意愿模型,探讨患者对于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及其影响因素,为慢性病移动医疗乃至整个移动医疗行业的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方法:
  在相关文献阅读和整理的基础上,以整合技术接受模型(UTAUT)、健康信念模式(HBM)及感知风险理论(PR)为理论依据,将绩效期望、努力期望、社会影响、感知威胁、健康信念、感知风险、行为态度、使用意愿八个潜变量纳入模型,初步构建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患者使用意愿模型,并将人口统计学变量及糖尿病患病情况作为控制变量纳入研究。本研究采用自行设计调查问卷,采取访问式问卷调查法进行问卷发放,对广州市某大型三甲综合医院内分泌科就诊的糖尿病门诊及住院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及影响因素进行调查。此次调查共发放问卷380份,回收有效问卷362份,有效回收率为95.26%。使用Epidata3.1建立数据库,使用spss20.0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信效度分析、方差分析,使用AMOS21.0进行结构方程模型验证。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362名患者中,仅77例(21.3%)听说过糖尿病移动医疗,52例(14.4%)了解可以通过移动医疗管理糖尿病,17例(4.7%)曾经使用过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患者主要通过医生推荐(66.2%)、网络及广告推广(58.4%)两个途径获知糖尿病移动医疗。超过半数的患者认为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应该提供血糖记录(244/362)、饮食管理(232/362)和咨询医生(213/362)等功能。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使用意愿量表各因素平均得分情况:绩效期望3.76/5、努力期望3.44/5、社会影响3.97/5、感知威胁4.27/5、健康信念4.54/5、感知风险3.21/5、行为态度3.50/5、使用意愿3.60/5。糖尿病移动医疗使用意愿评价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42,各因素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87~0.982;利用广义最小二乘法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自定义提取8个因子,累积方差贡献率达到78.91%。
  人口统计学特征及糖尿病患病情况对不同因素的影响程度不同: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类型、糖尿病史、并发症患者绩效期望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类型、糖尿病史、并发症患者努力期望得分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史、并发症患者社会影响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不同性别、糖尿病史及智能手机掌握程度患者感知威胁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性别、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类型患者健康信念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类型、糖尿病史患者感知风险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类型、糖尿病史、并发症患者行为态度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年龄、学历、月收入、智能手机掌握程度、糖尿病史、并发症患者行为意愿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构方程模型验证结果显示:努力期望、绩效期望、社会影响正向影响行为态度(P<0.001);努力期望及社会影响正向影响绩效期望(P<0.001);行为态度正向影响行为意愿(P<0.001);绩效期望对健康信念没有显著影响(P>0.05);健康信念、感知风险对行为意愿没有显著影响(P>0.05),即假设H1、H2、H3、H4、H5、H6成立,假设H7、H8、H9、H10不成立。
  结论:
  (1)糖尿病移动医疗这种新型的慢性病管理工具还未被患者广泛了解和熟知。推广渠道单一且推广成效差强人意可能是导致糖尿病患者对移动医疗服务知晓程度较低的重要原因。
  (2)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需求以服务为主,除咨询医生外,其他增值服务暂未受到普遍需要。患者比较重视移动医疗服务是否能够真正起到疾病管理的作用、是否真的能够提高就医的方便性和及时性。
  (3)人口统计学特征及患病情况不同的患者对使用意愿的各个影响因素的影响程度不同。中青年人群、高学历者、收入较高、智能手机使用较为熟练人群绩效期望、努力期望、社会影响、行为态度得分较高、感知风险得分较低。糖尿病患者患病情况对各个因素的影响与年龄因素有关。
  (4)糖尿病患者对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存在个体差异,年龄越小、学历越高、月收入越高、糖尿病病史越短、智能手机掌握程度越好的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越高。
  (5)影响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使用意愿的因素包括努力期望、绩效期望、社会影响及行为态度。努力期望、绩效期望、社会影响正向影响行为态度,从而正向影响使用意愿。若患者认为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越容易使用、越有利于管理糖尿病、或者亲朋好友及医生大力推荐,则患者对于该服务的评价越高,越愿意使用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易用性判断对其使用态度的影响最大。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其使用意愿。患者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受外界影响程度较高,受到医护人员影响最大。
  (6)患者感知威胁、健康信念与其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没有影响,患者认为能否管理好糖尿病与是否使用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没有必然关系。
  (7)患者的感知风险对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的使用意愿没有影响。尽管患者认为使用糖尿病移动医疗服务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对于这一新鲜、便利的糖尿病管理模式,仍然愿意尝试使用。隐私保护问题、价格问题和是否真正起到作用是糖尿病患者最为担心的三种风险。
展开
作者: 王艺蓉
学科专业: 公共卫生政策与管理
授予学位: 硕士
学位授予单位: 南方医科大学
导师姓名: 王前
学位年度: 2017
语 种: chi
分类号: R587.1
在线出版日期: 2017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