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害生态经济研究
灾害是对人类的巨大威胁和挑战。类型众多的灾害不时地冲击地球的每一角落,给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由于人口的过度增长,社会经济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城镇的高度密集化,以及人类自身对生态环境的有意或无意的破坏,各种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都有日趋严重之势,对现代文明的发展构成了巨大的障碍。面对灾害的威胁和挑战,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纷纷行动起来,采取各种防灾抗灾措施,以减轻灾害带来的损失。广大科技工作者也纷纷开展对灾害及其防治对策的研究,并不断取得新的进展。但是,总的说来,灾害研究尚是初步性的和零碎性的,绝大多数工作...
灾害是对人类的巨大威胁和挑战。类型众多的灾害不时地冲击地球的每一角落,给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由于人口的过度增长,社会经济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城镇的高度密集化,以及人类自身对生态环境的有意或无意的破坏,各种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都有日趋严重之势,对现代文明的发展构成了巨大的障碍。面对灾害的威胁和挑战,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纷纷行动起来,采取各种防灾抗灾措施,以减轻灾害带来的损失。广大科技工作者也纷纷开展对灾害及其防治对策的研究,并不断取得新的进展。但是,总的说来,灾害研究尚是初步性的和零碎性的,绝大多数工作都是针对单个的灾害事件的单个方面展开的,很少有人对各种灾害进行系统的、总体的、综合性的研究。因此,在现阶段,人们对于各种灾害的共性,例如灾害的基本性质,灾害的基本原因、过程与后果尚无确切了解和认识,关于灾害的基本理论和灾害防治的基本原理也未建立。这造成了灾害防治工作的盲目性,人们难以制定出系统的、有效的灾害防治对策和措施。该文根据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在对中国和世界主要灾害进行全面考察的基础上,运用生态经济原理和方法,从理论和实际两个方面对由各种灾害所组成的灾害总体进行系统的、综合性的研究,以期建立关于灾害总体性质和规律的理论体系——灾害的生态经济理论体系,为灾害的系统防治提供理论依据。该文分上下两篇,上篇为灾害的生态经济理论研究,下篇为西南地区(云南川三省)灾害的生态经济研究。两篇在结构上相互独立,在内容上相互印证,具有有机的联系。上篇研究灾害的概念与分类、灾害特性、灾害的生态经济规律性、灾害的生态经济成因与过程、灾害的生态经济后果及灾害的生态经济防治。对下述问题进行了理论上的分析与研究。1、灾害的概念与分类。关于灾害,目前尚没有一个统一的、科学的概念。通常,人们把自然发生的、突发性的、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的事件叫做灾害或自然灾害,并把“灾害”和“自然灾害”在概念和应用上等同起来。这引起了理论上的混乱和研究上的不方便。因为,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环境污染、资源丧失等新的灾害不断出现,它们不一定具有突发性;另一方面,不但许多新出现的灾害不是自然发生的,许多原本都是自然发生的灾害也可由人为因素产生。因此,灾害不能等同于自然灾害。为此,我们提出灾害的新概念;灾害是指自然发生的或人为产生的、对人类和人类社会具有危害性后果的事件。在这里,我们强调了灾害的后果。凡是对人类和人类社会产生危害作用的事件,不论它是自然产生的还是人为发生的,也不论它是突发性的还是迟缓性的,都是灾害。这一概念能够反映灾害的本质。2、灾害的基本属性与特性。灾害发生于由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组成的复合生态经济系统之中。离开人类和人类社会,离开生态经济系统,灾害并不存在。因此,灾害是一种生态经济现象,具有生态经济性质,灾害的生态经济性是它的基本属性,也是我们对灾害进行生态经济研究的理论依据和出发点。灾害具有自己的特性。我们对灾害的普遍性与恒久性、多样性与差异性、全球性与区域性、随机性与可预测性及灾害后果的双重性进行了研究。灾害是天文系统、地球系统和人类社会系统物质运动的特殊形式,因此具有普遍性与恒久性。现代系统理论和社会发展历史分别从理论和实践上证明了这一点。灾害多种多样,且在形成的原因与过程、方式与后果、影响所及的时空范围等方面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地球上有人类居住的任何地方都有灾害的产生,但任何一种灾害的存在都具有一定的区域范围。灾害要素(发生的时间、区域、强度和范围)的难以确定形成了灾害的随机性;但是,灾害本身的产生过程是有规律性的,是可以预测的。灾害的随机性与可预测性都是相对人类的认识水平而言的,两者之间具有对立统一的关系。某些灾害对人类社会既能产生破坏性作用,又能产生有利作用,这就是灾害后果的双重性。研究灾害后果的双重性,是为了在与灾害作斗争的过程中避害趋利、抑害扬利、甚至化害为利。3、灾害的生态经济规律性。灾害的生态经济规律性,是指由灾害的生态经济属性决定的灾害的运动特性与共性。从不同的角度来看,灾害具有不同的生态经济规律性。该文依据系统论、协同论、进化论和生态经济论的有关原理,提出并研究了灾害的主要的、基本的生态经济规律性,包括灾害的系统运动规律性,灾害的成灾规律性,灾害的区域分布规律性及灾害系统与生态经济系统的协同进化规律性。灾害系统是指由不同灾害和灾害事件相互联系相互作用而组成的、具有一定结构、功能、环境与特征的总体。灾害系统的结构包括它的组分构成、时间上的相互关系和空间上的相互关系三个方面;灾害系统的功能是指各种灾害后果的总和;灾害系统的环境则是人类生态经济系统及对此产生影响的天地生因子的总和。灾害系统不但是一个随着时间而发展演化的、非线性的、开放的动态系统,而且是具有社会性和不确定性等特征的系统。各种灾害系统之间具有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灾害具有迁移性、滞后性与重现性,这些都是关于灾害的成因与后果的相对关系的规律性。灾害具有其自然性与社会性准周期振荡,这是灾害生态经济属性的具体表现。灾害还具有群发性,即在一定区域内灾害同时发生或相继频繁发生。它使得灾害系统的功能大大增强,危害性后果更加严重。产生灾害群发现象的原因是灾害系统之间及灾害系统与环境系统(包括天文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灾害的群发现象可利用灾害链与灾害网的概念来加以研究。灾害链是指两种或多种灾害、或多个灾害事件相继或同步发生而形成的序列,包括同源链、因果链与混合链三种,多条灾害链相互交织而构成灾害网。灾害的区域分布规律性是指灾害的大范围分布规律性,它也是灾害生态经济属性的具体表现。在灾害系统与生态经济系统的协同进化规律性这一部分,我们根据协同学原理,对灾害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灾害系统与社会经济系统及灾害系统与科学技术的协同进化关系进行了研究。4、灾害的生态经济成因。我们首先对灾害形成的自然生态成因与社会经济成因分别进行了研究,然后对它们进行综合分析。灾害的自然生态成因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自然生态系统的异常状态和运动,例如能量和物质的超常聚散、分布不均、沿面运动、协调破坏、物理状态的异常、过程和状态的突变;二是自然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三是天文因子的作用,例如太阳的反常活动、行星运动、新星和超新星活动。灾害的社会经济成因主要是各种生产活动和城市的发展。灾害的成因有内因与外因之分。自然生态系统的异常状态与运动是灾害形成的内因;自然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社会经济系统和天文因子的影响都是外因。两方面的因素协同作用才形成灾害。因此,自然灾害的发生具有社会经济成因,人为灾害的发生也具有自然生态成因。各种人文因素在灾害形成中起作用的方式与途径不一样。人文因素可以直接起作用,形成新的灾害(如环境污染);人文因素也可以直接起作用,形成自然界也可以产生的灾害(例如水库地震、工程滑坡和人为火灾);人文因素还可以间接起作用,加剧已发生的灾害。还有一种特殊的人为因素——人们的灾害意识,它对于灾害的形成具有特殊的作用。5、灾害的生态经济过程。从系统论的观点看,灾害的形成与发生过程也是灾害系统的形成与发展过程,即灾害的系统过程。我们从灾害的涨落加剧过程、长程关联过程、多重选择过程、岔点外敏过程、反馈和自催化过程及自组织过程等多个方面对灾害的系统过程进行了分析。此外,灾害还具有放大过程,它也是灾害系统与生态经济系统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过程。灾害的系统过程和放大过程都是灾害由量变走向质变的过程。6、灾害的生态经济后果。灾害的后果是指灾害产生的影响和作用。灾害发生于生态经济系统之,也作用于生态经济系统,因此灾害的后果是一种生态经济后果。我们首先逐次分别研究了灾害对生态经济系统各个方面的后果,然后综合分析了灾害后果的生态经济性质,深入探讨灾害后果的本质特征。灾害对人类生命具有极大的危害作用;灾害对工农业生产和交通运输具有极大的破坏作用;灾害对社会发展也具有极大的危害作用,这是因为灾害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破坏城市建设、引起社会动荡或动乱。随着现代化城市的不断增多与扩大,灾害对城市、特别是城市生命线系统的危害越来越突出。此外,灾害对自然生态系统也具有破坏作用。对灾害后果的生态经济分析表明,不同灾害的后果有所不同;灾害后果的强度和生态经济系统的结构、功能与效益有关,由于灾害对生态经济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具有破坏性,因此其后果里具有长期性、深远性和根本性。7、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策略和途径。我们首先在对中国古代灾害防治思想与经济教训及建国以来的灾害防治工作进行简要回顾的基础上,对中国现行灾害防治体系进行了生态经济评价。认为,现行体系还存在着下述问题:灾害防治工作“政治化”;灾害防治组织与领导机构的“多元化”;重“救”(灾)轻“防”(灾);重视自然灾害;忽视人为灾害;科技应用程度低;没有实施综合防治战略。基于这些问题,我们提出了中国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策略和途径,并在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分析了它们的必要性与可能性。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策略:第一,确定灾害防治的适度目标。灾害防治并不是要消灭灾害,而是要对灾害发生与发展的全过程进行控制,将其后果降低到最大限度。第二,预测预报是灾害防治的基础工作;预防是灾害防治的中心工作;切断灾害链、消除次生灾害源是灾害防治的有效手段。第三,系统防治与重点防治相结合。系统防治具有多种含义:对多种灾害进行全面防治;有关地区和单位、部门协调行动,统一开展灾害防治;综合采取各种有效措施进行灾害防治。重点防治是指抓住主要灾害、对灾害危害的主要对象进行优先防治。系统防治并不排除重点防治,两者要有机地结合起来。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途径:第一,改革现行灾害防治管理与领导体质。主要内容是建立统一的、有权威的、专门性的管理与领导机构。第二,灾害防治社会化。灾害具有社会性,因此灾害防治是全社会的事业。进行灾害防治的社会化,需要进行灾害立法;加强灾害意识的宣传教育,提高全民各阶层的防灾减灾意识;设立灾害防治科研基金,加强灾害科学研究;建立统一的灾害防治信息管理系统;开展灾害防治的国际交流与协作。第三,建立救灾综合保障体系。这需要树立灾害防治也是一种经济建设的观点,改变单纯依靠行政手段的办法,用经济手段管理经济,实现财政、民政和保险的有机统一,为灾害防治提供充足的财力与物力。第四,应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灾害防治。在现代社会,可以应用于灾害防治的科学技术十分丰富,有些已构成可以直接利用的体系。如果每一项可资利用的技术都已得到利用,灾害的危害决不会是现在这样严重。而实际上,由于种种原因,科技在灾害防治上的应用程度不高,在中国更是如此。在大多数情况下,灾害防治还只是经验性的行动。谈不上科技的应用,更谈不上现代科技的应用。灾害防治的效果最终取决于科学技术的应用程度,因此必须大力开展这方面的工作。第五,合理调控生态经济系统,实现生态经济综合平衡,灾害发生于生态经济系统之中,而人在生态经济系统中起着关键的作用。人类的各项活动都是对于生态经济系统的调节和控制。在相当程度上,人类对生态经济系统的不合理的调控产生着灾害或加剧着灾害。合理调控生态经济系统的结构与功能,实现生态经济综合平衡,对于灾害防治具有根本性的意义。我们对这方面的基本原理和具体措施进行了系统的探讨。在上篇中我们对灾害的一般生态经济问题进行了理论上的分析研究,从中得到了一些基本原理和规律性。在下篇“西南地区灾害的生态经济研究”中,我们应用这些原理和规律,深入考察西南地区自然生态和社会经济的实际状况,并结合西南地区丘陵山区生态经济综合开发问题,对该区灾害的生态经济问题进行研究。1、西南地区的主要灾害及其分布。西南地区存在着地震、山崩滑坡、泥石流、洪涝、干旱、低温冷害、冰雹、水土流失、雪灾、风灾、森林火灾、生物病虫害、动物灾害、资源丧失及环境污染等一系列灾害,和全国其它地区相比,以前八种灾害最为突出,在本区三省的分布较广,危害也最大,是本区的主要灾害,也是该文研究的主要对象。我们对八种主要灾害在本区各省各地区的分布进行了系统研究。2、西南地区灾害的特点与发展趋势。从历史分析和近几十年的情况来看,本区许多灾害,特别是山崩滑坡、泥石流、洪涝、干旱、与水土流失等主要灾害都呈逐步加重的趋势。本区灾害具有下述特点:第一,灾害种类多、分布面广、灾区范围不断扩大。绝大多数灾害种类在本区都有存在,且在本区各地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发生。对各主要灾害造成的成灾面积的分析表明,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灾区范围成倍地扩大。第二,灾害强度大,暴发频率不断增高。本区地震、山崩滑坡、泥石流、洪涝、干旱、水土流失等灾害的强度之大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属少见。本区暴发频率最高、危害最严重的灾害依次为干旱、洪涝、低温、水土流失、泥石流、滑坡和地震。有关资料和分析表明,这些灾害暴发的时间间隔在不断缩短。第三,灾害的区域性与季节性较强。虽然本区各地常年普发多种灾害,但大多数灾害都具有一定的区域性与季节性。我们对此特点进行了综合分析。第四,灾害的群发现象十分突出,本区多种灾害常常同步叠加、连续重复或交错出现,形成典型的群发现象。这是本区灾害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形成这一特点最主要的原因是多种灾害的存在,例如:地震→山崩滑坡;地震→泥石流;地震→水灾;暴雨洪水→泥石流;暴雨洪水→山崩滑坡;山崩滑坡和泥石泥→水土流失。我们对这些灾害链的产生机理、危害与分布状况进行了综合分析。3、西南地区灾害的生态经济成因。我们从自然生态因素、社会经济因素及两类因素的综合作用等多个方面研究了本区各主要灾害的形成原因。地震灾害的基本成因是地震地质。本区处于川滇地震带上,地质构造活动强烈,地震频繁。本区的特殊地形地貌及人文因素加剧了地震的危害性。山崩滑坡和泥石流灾害的频繁发生是本区地质因素、地貌环境、气候水文状况、植被因素和经济活动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森林植被的消失及多种工程经济活动加剧着此类灾害的发生与危害。洪涝、干旱、低温冷害和冰雹等气象灾害的发生是本区大气环流状况、地理地貌因素及人文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森林植被的消失、工农业生产中的不合理行为和水利建设、城镇建设的失误加剧着旱涝灾害的发生与灾害。水土流失灾害是本区降雨因素、地貌因素、土壤因素、植被因素和人文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森林植被的破坏、毁林开荒、陡坡耕种和开矿建设加剧着水土流失灾害的发生与危害。4、西南地区灾害的生态经济效果。我们首先分别研究了七种主要灾害在本区造成的危害性后果。本区地震灾害的后果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引起人员伤亡众多,二是危害面广,三是次生灾害多,危害严重。本区山崩滑坡灾害的主要后果是破坏交通,包括公路、铁路和水上运输;毁坏农田,危害农业生产;毁损厂房,危害工业生产;威胁城镇安全。因此类灾害突发性极强,成灾很快,故也常常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各主要气象灾害的主要危害对象是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我们对这种危害产生的途径及其严重性进行了综合分析。此外,洪涝灾害对交通运输和工业生产、人民生命财产、城镇建设的威胁极大;干旱对电力生产的危害很大,并给灾区人们生活带来极大的困难。水土流失在本区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使土层变薄,耕地失去肥力,逐步荒废,从而破坏农业生产;淤塞河床和水库,缩短航程,加剧洪涝灾害;破坏各种水利水电工程设施,进一步危害工农业生产。此外,我们对灾害在西南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上的危害作用进行了综合分析。结果认为,灾害对本区人民生活,工业、农业和交通运输建设、城镇发展等各个方面均具有极大的危害作用,是本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相对缓慢、许多地区相对贫困化的一个主要的原因。5、西南地区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对策。我们根据该文上篇研究的有关灾害生态经济原理和规律性、灾害防治的生态经济策略与途径,结合考虑西南地区生态经济系统的实际情况和灾害的特点,提出了本区灾害防治的六大对策,包括战略对策、社会对策、经济对策、生态环境对策、科技对策、生态经济综合开发和生态文明与生态农业发展对策。此外,我们还分析和研究了生态文明、生态农业与本区灾害防治及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提出生态文明和生态农业的建设和发展是本区灾害防治的一条重要的途径和主要的工作内容。第一,战略对策。本区灾害防治的战略对策应考虑三个方面的问题: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综合防治,多种有效措施相结合;系统防治,全面与重点相结合。本区灾害防治的重点区域应当是:灾害多发的城镇和工矿区;水利水电部门和交通干线与枢纽;人口聚居的发达的农业区。第二,社会对策。本区灾害防治的社会对策包括四个方面:强化对灾害防治的组织领导和管理;加强灾害防治的宣传教育,强化本区人们的灾害意识;加强法制,将灾害防治工作纳入法治轨道;严格计划生育措施,坚决控制人口的过度增长,我们提出应当尽快制定本区灾害防治工作条件,并考虑调整少数民族聚居区的人口政策。第三,经济对策。主要是防治经费的筹集渠道与防治效益的分离问题。此外,还分析了加强农村集体经济职能的必要性。第四,生态环境对策。本区灾害的频繁发生与加剧在相当程度上是生态环境恶化的结果。进行灾害的防治,必须制定相应的生态环境对策。就目前情况来看,这需要进行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在资源开发和经济建设中加强环境保护;二是开展以恢复森林植被为主体的区域性生态建设。我们对这两个方面的基本原则与具体作法进行了分析研究。第五,科技对策。这包括三个方面的工作:广泛开展本区灾害的科学研究;充分利用先进科学技术,提高灾害预测预报水平;加强灾害的综合调查研究;充分利用先进科学技术,提高灾害预测预测水平;加强灾害的综合调查研究,进行灾害区划,拟订灾害防治的总体规划。第六,生态经济综合开发及生态文明与生态农业发展对策。我们认为进行生态经济综合开发是解决西南地区灾害与社会经济发展的矛盾关系,从根本上控制灾害发生的基本途径。在西南地区进行生态经济综合开发,要以开展生态文明建设为本区社会经济发展宏观决策的指导思想;以发展生态农业建设为实施战略和突破口。生态农业是世界农业发展的新道路,是中国农业向现代化过渡的一条必由之路,西南地区是生态农业思想和理论的发祥之地,也是生态农业实践的典范区。著名农业经济学家和生态经济学家叶谦吉先生正是通过对有关理论的深入探讨和对中国与世界农业生态环境状况、特别是西南地区农业状况的周密调查与透彻了解,首先提出了生态农业思想和理论,并在本区进行着生态农业建设的研究与实践。在本区建设和发展生态农业,不但能使农业生产和农业经济得到迅速发展,而且还能使生态环境和生活环境得到极大的改善,使各种灾害得以抑制、避免和减轻。我们对本区生态农业建设和发展的基本原则与具体作法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并探讨了生态农业建设与灾害防治的关系。生态文明概念的提出和生态文明建设为从根本上控制西南地区灾害的发生,保证本区社会和经济的建设与正常发展提供了基本思路与途径。该文简要分析了生态文明的概念、意义、实质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原则,指出:应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角度与高度进行各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国家作,这是本区灾害防治的最根本的途径。
展开
作者: 申曙光
学科专业: 农业经济与管理
授予学位: 博士
学位授予单位: 西南农业大学 西南大学
导师姓名: 叶谦吉
学位年度: 1991
语 种: chi
分类号: X43
关键词: 灾害 生态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