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十二断块油藏高渗条带形成机理、识别技术及建模研究
随着老油田注水开发的深入,在水动力冲刷作用下,注入水与储层岩石相互作用,改造岩石组分、孔喉结构,使储层产生大孔道形成高渗条带,造成极其严重的储层非均质性,严重制约了油田提高开发水平。因此,认识高渗条带的形成机理、识别特征,描述高渗条带在三维空间的分布状况就成为油田生产的迫切需求。 论文从地质静态资料分析入手,结合动态资料,采用动静态资料结合的手段,以沉积学、储层地质学和油藏工程理论为指导,以储层大孔道的形成机理、识别特征研究为重点,以刻画储层高渗条带的三维分布为目标进行研究工作。 胡十二块油藏沙三中4~8砂组以扇...
随着老油田注水开发的深入,在水动力冲刷作用下,注入水与储层岩石相互作用,改造岩石组分、孔喉结构,使储层产生大孔道形成高渗条带,造成极其严重的储层非均质性,严重制约了油田提高开发水平。因此,认识高渗条带的形成机理、识别特征,描述高渗条带在三维空间的分布状况就成为油田生产的迫切需求。 论文从地质静态资料分析入手,结合动态资料,采用动静态资料结合的手段,以沉积学、储层地质学和油藏工程理论为指导,以储层大孔道的形成机理、识别特征研究为重点,以刻画储层高渗条带的三维分布为目标进行研究工作。 胡十二块油藏沙三中4~8砂组以扇三角洲沉积为主,主要发育扇三角洲前缘和前三角洲亚相,扇三角洲前缘亚相可划分为水下分流河道、河口坝、远砂坝、席状砂和河道间等微相。第4~8砂组构成一个长期基准面旋回,可划分为6个中期旋回。中期旋回控制了短期旋回的结构类型、叠加样式和纵向分布规律,短期旋回地层在中期基准面旋回的不同时期的砂体分布特征差异明显,是造成储层层间和平面非均质性的主要原因。储层形成大孔道后孔隙度增大3%~5%,渗透率增大3~20倍,高渗条带的形成与储层水洗后孔喉结构变大形成储层大孔道相关。成岩程度低、胶结程度低的疏松砂岩,在注入水作用下容易发生蚀变,这是形成大孔道的根本原因。大孔道形成后,在电性、生产特征等方面有明显的特征,可作为储层大孔道的识别标志。主要表现为:自然电位出现基线偏移,微电极系测井曲线出现明显的幅度差,声波时差值增大;注水井注水压力明显减小,注入量反而增大,油井则表现为产液量猛增,产油量下降;具有大孔道的注水井在吸水剖面上也具有明显特征:吸水百分数大,且随注水时间延长,单层吸水百分数持续增大,同时封堵措施效果不好;示踪剂测试显示注入水在平面上总是沿着高渗带向前突进,造成井与井之间吸水状况、采油状况不均匀;在同一注采单元中,被大孔道连通井的采注比大于其它井,采注比大于1时有可能存在大孔道。 大孔道分布宏观上受沉积微相和砂层厚度控制,水下分流河道及河口坝是形成大孔道的主要微相;单层厚度大于3m(有效厚度大于2m)的砂层易于形成大孔道。大孔道在微观上受沉积韵律、岩性粒度、砂层物性控制。大孔道在孔隙度大于20%、渗透率大于100×10-3μm2的砂层易于形成大孔道;水下分流河道正韵律的中下部、河口坝反韵律的顶部最容易形成大孔道。 以大孔道形成机理和主要控制因素为约束条件,采用相控建模技术建立了工区各小层的渗透率分布三维模型,模拟结果表明研究区目的层段易于形成高渗条带的砂层主要有45、51、61、65、66、67、75、76、83、87、88等11个小层。高渗条带在平面上的分布明显受沉积微相控制,水下分流河道和河口坝是高渗条带的重要发育区;纵向上主要分布于河道的底部、河口坝的顶部,与短期基准面旋回类型也是一致的。
展开
作者: 靳松
授予学位: 博士
导师姓名: 朱筱敏
学位年度: 2006
语 种: chi
分类号: TE321 TE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