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合法化”论批判
毒品“合法化”问题一直以来是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洲国家在禁毒领域争论的一个热点。自1976年荷兰政府率先在咖啡店合法出售大麻开始,美国和南美洲、非洲的一些国家,要求毒品“合法化”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主张和实践,是有着当时特殊的文化和社会背景的,而且从目前的试验来看,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说是成功的。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当各国禁毒政策不能完全解决毒品问题时,质疑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强烈,并试图开辟新的渠道来应对问题,讨论、提议毒品“合法化”就是其中表现非常突出的一个“战场”。有关毒品“合法化”问题的讨论从学者、专家到政府官...
毒品“合法化”问题一直以来是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洲国家在禁毒领域争论的一个热点。自1976年荷兰政府率先在咖啡店合法出售大麻开始,美国和南美洲、非洲的一些国家,要求毒品“合法化”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主张和实践,是有着当时特殊的文化和社会背景的,而且从目前的试验来看,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说是成功的。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当各国禁毒政策不能完全解决毒品问题时,质疑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强烈,并试图开辟新的渠道来应对问题,讨论、提议毒品“合法化”就是其中表现非常突出的一个“战场”。有关毒品“合法化”问题的讨论从学者、专家到政府官员、某些国际组织的要员或者政府首脑,甚至毒品“合法化”在一些国家直接进入立法的层面,对该国禁毒立法起到非常大的影响作用。本文从简要介绍一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情况入手,试图通过对支持毒品“合法化”问题的观点进行分析,并驳斥其理论依据,揭示这一观点及做法的实际危害,以期减少其在理论层面探讨和实践做法中对禁毒工作带来的负面和消极影响。全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为毒品“合法化”所涉及的毒品;第二部分为一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情况;第三部分为支持毒品“合法化”的理论根据;第四部分为毒品“合法化”论批判。全文共30141字。
  第一部分:毒品“合法化”所涉及的毒品。对毒品的概念从法律上、医学上、经济学上等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并对在毒品“合法化”观点中涉及到的二种毒品——大麻和古柯的特征,以及其在世界上的种植及使用情况进行了简要介绍。大麻、古柯被称之为“软性毒品”,全世界广泛种植,并拥有大量使用者,这些都是它们被提出“合法化”的现实基础。
  第二部分:一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情况。毒品“合法化”问题一直以来是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洲国家在禁毒领域争论的一个热点。自1976年荷兰政府率先在咖啡店合法出售大麻开始,美国和南美洲、非洲的一些国家,要求毒品“合法化”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些国家毒品“合法化”的主张和实践,是有着当时特殊的文化、经济、政治的社会背景。试图从美国、荷兰、南美洲等国家毒品“合法化”的现状入手,分析毒品“合法化”的历史发展和观点存在的必然性。
  第三部分:支持毒品“合法化”的理论根据。毒品“合法化”的支持者认为软性毒品只要合法、科学地使用对人的危害很小;其次认为现在的禁毒政策并没有控制住毒品的滥用,反而有更多新型毒品出现;再次,毒品一旦“合法化”,自然可以消除毒品交易黑市,重新布局市场;第四,使用毒品是一项个人的权利;第五,毒品合法化可以降低犯罪率;第六,认为禁毒代价太大,而且无效;最后认为毒品生产国与毒品消费国之间禁毒政策的不一导致一系列的外交纷争。这些观点的出发点主要是基于毒品无害及禁毒无效,根本还是质疑禁毒政策,面对多年禁毒无效的现状提出一些可参考的观点,进而为政府制定新的禁毒政策提供帮助,或者是直接影响一国的禁毒立法。
  第四部分:毒品“合法化”论批判。针对毒品“合法化”支持者观点的漏洞,根据一些国家实践的失败经验,毒品“合法化”只能是理想主义者的乌托邦,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首先,一旦毒品“合法化”,毒品对社会的危害性必然增大;其次,禁毒是保护人权的体现;第三,毒品“合法化”并不是降低犯罪率的最好办法;第四,毒品“合法化”并不能减少政府的经济支出,甚至整个社会都将付出巨大代价;第五,如果毒品“合法化”,人类道德观将面临严重挑战,必然带来社会文化的倒退和文明的没落,提倡毒品“合法化”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念和伦理道德,也破坏了人们以血的教训换来的对禁毒的共识;最后,如果毒品“合法化”,将面临诸多无法解决的现实问题,支持者们只是简单提出了一个笼统的建议,没有人考虑过认真对待麻醉品和精神药物非医疗用途时所面临的问题,从而提出具体建议,而毒品合法化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在明确具体问题之前,不能草率的制定政策。
  总之,把毒品合法化作为禁毒的新途径当前是绝对行不通的,无论从理上,还是从实践上。尽管如此,围绕着有关毒品合法化问题展开的这场争论却是很有意义的,它一方面表明现实反毒斗争中的确存在着重重困难,使得一些人在无法可寻的情况下提出了毒品合法化的建议,另一方面也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更加关心毒品问题,并且正在千方百计地为根治毒品出谋划策。而我们的社会政策,也应当是在综合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加强防毒宣传、禁毒打击和戒毒治疗等多方位的工作,而不能寄希望于毒品“合法化”。
展开
作者: 芦佳
学科专业: 刑事诉讼法
授予学位: 硕士
学位授予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导师姓名: 朱建华
学位年度: 2008
语 种: chi
分类号: D922.14 C913.8
在线出版日期: 2012年12月31日